• 追書
  • 捧場
  •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第1章 兇宅奪命

深夜十二點,一片即將竣工的小區安靜的矗立在夜里,路邊的樹影打在上面,還顯得有些陰森森的。

工頭皺著眉頭,舉著手電在走進大樓,看著黑漆漆的走廊,往地上啐了一口,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鈴聲在樓上響起來。

工頭順著樓梯剛上了一層,電筒照在樓梯間的墻壁上,大紅色的數字4散發著陰森森的氣息,工頭吞了吞口水,一抬腳就被絆了一下,一個趔趄坐在地上,手里摸著濕漉漉的東西,工頭拿手電筒一照,臉頓時白了。

是一灘血里面混著一團肉!

工頭手顫抖的握著手電筒順著血攤的位置看上去,一個骷髏頭放置在臺階上,空洞的眼睛看著他,嘴部的空洞仿佛帶著微笑。工頭忍不住啊的一聲叫出來,扭頭就往樓下跑。

警務中心的電話急切的響起來,電話那邊的聲音充滿著恐懼,報案人說北市開發區永安花園小區的建筑工地上發生了命案。據說是整個人被剝皮削骨,手法極其殘忍。

我放下電話后,背起采集證據用的箱子,叫上值班的另一個同事老黃就趕緊往外走,一邊發動警車一邊把情況快速打電話告訴刑警隊長郭亮。

驅車趕往北市開發區,我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顫抖。

我叫法直,從警校畢業了兩年多,在市局刑警隊下的技術隊工作,負責現場勘查和證據化驗,因為發現案件中的一些細節從而破了幾件大案,而相當受刑警隊長和局里的重視。自夸一句也算是年輕有為,但今天這種場面,還是讓我微微有些緊張。

北市開發區是H市從去年開始動工的一個開發擴建工程,事實上地處城市邊緣,大大小小的工程都還在施工,人煙稀少。

據我所知那一片以前是屬于城鄉結合部,有一片類似于城中村的建筑,為了拆遷改建似乎還鬧出過不少糾紛。

一下車一股涼風撲面而來,我不由得緊了緊身上的大衣。三月份的天氣還比較冷,加上昨天夜里下過一場小雨,給人感覺還在初冬。

到了以后發現郭亮已經在了,早就指揮警員拉起了警戒線。郭亮則拿著本子一臉凝重的面對著幾個人,看穿著應該是工地上的人。

我走近一聽知道是報案人,是永安花園建筑工地的一個工頭,臉色蒼白的告訴了我們現場的情況。

死者叫龔大偉,是永安花園項目的施工方指派的現場負責人,今天大晚上十一點來到工地。

工頭說當時他們都收工準備休息了,見到龔大偉進了工地就跟他打了招呼,但龔大偉只是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后低著頭就往工地里走。

工頭還以為是施工方面出了什么問題所以龔大偉才會大晚上的來檢查,就跟了出去。

但等他從板房里出來追過去的時候龔大偉已經走進了一棟在建的樓房里,工頭追過去喊了幾聲沒人回應,于是在外面等著,可是等了二十來分鐘不見龔大偉出來,這才進去找。

等他一層一層的往上找的時候終于在第四層找到了龔大偉,但此時的龔大偉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我和老郭聽完他的話,老郭詳細寫著過程,然后收了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先去看看現場。我點了點頭從隨身的包里拿出相機遞給老黃。

工地到處是泥土和一些建筑垃圾,走起來有些費力,而發現尸體的那棟樓又是在工地最深處,足足花了五六分鐘我們才來到樓邊。

一進樓門我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當看到尸體的瞬間我還是怔住了。

在即將上到四樓的臺階上,地上灘了一堆肉!對,就是灘了一堆肉,看得出來整個尸體的骨骼都被剔除了,皮膚也被剝走了。

就只剩下了一堆猩紅的血肉,沒有骨骼支撐后灘在地上,血因為重力順著臺階往下流,而幾節臺階之上,是一個頭顱骨,沾染著血跡,眼睛處的空洞黑黝黝的,仿佛在看著我們,骷髏嘴角偏偏有個上升的弧度,仿佛在微笑??吹奈翌D時頭皮發麻,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看向別的地方。

我眼睛環繞了一圈,在那灘肉的旁邊看到丟落的一只手機,工頭說這正是龔大偉的手機。

那工頭臉色很不好看,我怕他忍不住吐出來會破壞現場,便叫上他一起先退出了樓外,也是為了在狹窄的樓梯間留出空間讓老黃先拍照。

同時我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尸體都成這樣了,已經完全無法辨認,工頭又怎么確定這是龔大偉?

工頭被我這個問題問得愣了一下,這才說他是一邊給龔大偉打電話一邊上樓找的,后來也是循著手機鈴聲找到的尸體,當時龔大偉的手機就在旁邊,所以他第一反應就是尸體是龔大偉?,F在被我這么一問,他也有些不確定了。

我點了點頭,同時心里萌生出一個想法,尸體不是龔大偉的!按照工頭的說法,龔大偉進入樓里到他發現尸體,也就隔了半個小時左右,試想兇手怎么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殺人并且剝皮剔骨?最重要的是還要讓死者完全沒有反抗或者呼救?

而最有可能的結論是,龔大偉是來拋尸的!

當然這些想法我并沒有說出來,一切都要等尸檢結果出來,至少要等確定了死者身份再說。

老黃這會兒從樓上探出頭來,叫我上去看現場。

我戴上手套進去,小心翼翼的避開地上的血跡?,F場的血量按照常理并不夠一個成年人的血量,我猜測這里很可能不是第一現場。

我讓另一個同事幫忙握著手電筒,我從包里拿出試管取了地上的血液和部分身體組織,地上非常干凈,只有一個腳印,推測是工頭的,但是我還是拓了腳印。

順著血跡可以看到還有幾滴血往樓上的方向分布,都是水滴狀的,我懷疑是兇手離開時候留下的。我正準備順著樓向上查看。

這時候老郭給我打來了電話,說外面有新的發現。

我急匆匆的跑到工地門口一看,所有人都在圍著一輛黑色的桑塔納轎車,一個警員正在一邊拉警戒線。

我湊過去一看頓時愣住了,黑色轎車駕駛室的門已經被打開了,而駕駛室的座位上、方向盤上、車門上等等到處都是血跡。

看到這副情景我腦海里立刻浮現出了駕駛者渾身是血在開車的場景,而一個人被剝了皮渾身猩紅在開車的情景也不由自主的浮現了出來。

“這輛車就是龔大偉的?!?/p>

老郭臉色不太好看,顯然已經預感到這個案子的難度。

請記住本站:紫薇文學_新生代群體閱讀平臺_好看的免費小說下載閱讀網

微信公眾號:紫薇文化,公眾號搜索:紫薇文化

北意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淘宝快3彩票平台 快3的玩法中奖规律 什么叫胆码和拖码 福彩大乐透开奖在哪看 大发快三总代理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时间 广东快乐十分软件app 官方快乐十分 青岛港股票代码 江西多乐彩玩法 陕西快乐10分走势表